杨月:考研北大,九月入燕园

编者按:

  在每年的国内外硕士研究生考试中,我院都有众多毕业生成功考研。如2016年,我院共有316名同学成功考取了国内外高校的研究生。我院不仅每年考研人数众多,学生的考研质量也十分突出,每年都有一批学生名列报考院校录取专业的第一名,还有众多学子考入北京大学等国内985、211名校。继2009届毕业生袁家涛以初试、复试、总分均名列第一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西班牙语语言文学专业,2012届毕业生王海立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硕博连读之后,今年,我院文化传媒系首届毕业生王月同学又成功考入北京大学,攻读新闻与传播专业,再次以生动的事例充分展现了我院学生优异的专业能力和出色的综合素质。

  南湖边的花儿开了,湖边有一位俯身读书的女生。从初中起,她便憧憬北京燕园,梦想着在未名湖畔折枝的人群里,会有自己的身影。她就是文化传媒系2013级汉语国际教育2班的杨月,日前,她收到喜讯,成功考取了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的新闻与传播专业硕士。当梦想照进现实,她到底凭借什么考上了北大?

  初心不忘

  考入北大是怎样一种体验?杨月笑着应答:“如鱼得水吧,我正好就是双鱼座。”

  北大的初试是单独命题,杨月的初试分数并不显山露水,但在复试中,“我能感到老师挺喜欢我的”,她便隐隐有了预感:北大,有戏了。复试时,老师让杨月用三首诗形容爱情的三个境界。第一首,她选了南朝乐府民诗《西洲曲》,“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是少女的天真期待。第二首,她唱了冯延巳的《南乡子》,是她从前自己谱的曲,表示在爱情中已懂得了冷暖。第三首,她背的是纳兰容若的“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所有的爱情莫不过只是一场梦幻,终归要趋于平寂,只剩回忆和想象。终归是被文墨浸润过的人,细细想来,杨月能考上北大,除了她谦虚地表示“凭点运气”外,还有“胸藏文墨怀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吧。

  杨月报考北大,并不是心血来潮。早在中学时,她的心里便埋下了向往燕园的种子,北大,成为了她的初心。2016年4月,杨月开始备考,那时她就锁定了北大中文系的新闻与传播硕士。前几个月里,她一步一个脚印,复习基础知识。七月,她把“家”搬到北大,在燕园里继续备考,“到北大后遇到了很多问题,前后搬了三次寝室。学校食堂不对外开放,我就自己去租卡。此外,本部没有专门的考研教室,最开始得占小教室,后来也遇到过参考书丢失甚至被赶出教室的情况。”

  考研前,杨月已经想好了自己的退路——无路可退,错过了校招,错过了推荐,错过了各大公司的实习招聘,除了坚持她别无选择。她在自己的公众号里写道,“你是我的信仰,是我在黑暗中奔跑前方耀眼的光。”

  取舍有道

  世间芜杂纷乱,时常会扰乱我们向前的步伐,但为了“得到”,有时必须“舍弃”一些东西。

  在考研路上,杨月放弃了很多充满诱惑的体验,比如壹基金的NGO项目负责人,比如新华社“探索中国丝绸之路”活动。这两个项目的名额,杨月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但参加它们要花费小半年时间,正好与备考时间重叠,在北大梦面前,杨月让它们暂时让位了。当纠结复杂的情绪消退,杨月会重归理性,“凡是能够被放弃的,都没那么重要,以后都可以做;凡是我认为重要的,我一定不会放弃。”

  大学期间,杨月“舍弃”了一些,但也拥有了很多丰富的经历。她曾一个人背包去徐州的一个少管所做公益心理辅导老师,之后在北京通过了北京国际青少年足球赛的面试,担任埃及队领队,还全程陪同嘉宾,负责翻译和赛事安排。她从来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离开北京后,杨月又去了中国二十多个城市旅行,一边打工一边走,或以涂鸦换宿。曾经的一砖一瓦垒砌起如今的一切,丰富的经历渲染了她的生命,在行万里路后,她与国画老师合开了一间国学书院。“年轻时要多尝试自己能做的事,然后从这些事中找到自己真正热爱的东西,并坚持下去。”杨月如是说。

  路在脚下

  在大多数人眼中,北大的“金字招牌”闪闪发光,但在杨月心里,仅仅有闪光的标签还远远不够,“北大也有平庸的人,北大之外也有很多优秀的人”,未来在离开CISISU后,她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在采访结束前,杨月特意提到了一些人,“我很感谢在我不适应时,给予我帮助的每个人。谢谢张奇老师一直欣赏我、包容我;感谢一直指导我成长,集美丽与智慧于一身的谭俊老师;还有米婷婷和蒋谦老师,我的大部分专业知识是从她们那里习得的。”

  杨月把写作视为一生要从事的事业,而传媒是她目前选择的职业。未来,她有创立传媒公司的计划,“因此,我要利用宝贵的求学时间,在知识储备、思维分析、形势判断、人脉积累等方面做好充分的准备。”

  看似柔弱的身躯里汇聚着无穷的能量。在不断前行的路上,杨月心有猛虎,也不忘细嗅蔷薇。

  她凭什么能上北大,现在应该有了答案。